lojulia Lo

愛沉月
愛JoJo
愛小英雄
我愛BLcp

【沉月】 為你而做 (金范)


「有時候我們會做出不得已的選擇……」

「但是,不管怎樣,我絕對不會放棄你」

「因為你也是這樣的拯救我……」

———————————————————

「呼……呼……」

「前輩……」

金侍坐在床邊,照顧躺在病床上發高燒的范統
照理來說新生居民不會生病才對
偏偏范統就是很不幸的遇到這種事情

一大早范統原本還是很有元氣的出門工作
突然間工作到一半昏倒發高燒
聽到消息的金侍不顧一切,立馬放下所有的公文
跑去暉侍閣接范統回去照顧

「不知道前輩現在有沒有好點……」

金侍伸手將在額頭上的頭髮輕輕撥開
摸了摸額頭,依舊還是高溫的狀態
流著大量的汗水,感到相當不適
他將溼毛巾敷在額上
范統皺著的眉頭漸漸地鬆開
看起來舒服許多,得到解放般

「該怎麼辦才好,難道沒什麼方法……」

金侍苦惱著,看到愛人這麼痛苦
絞盡腦汁也要想點辦法
此時房間出現了一個白髮青年

「金毛的,范統怎麼了?」

噗哈哈哈質疑的問

在沉月祭壇那邊感覺到些微不對
果然發生事情了!

「前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發高燒……」

「讓本拂塵看看……」

噗哈哈哈快速走到床邊,仔細看了一下范統的狀況

「該死,范統被人下咒了!」

噗哈哈哈氣憤的說

「什麼!」

聽到噗哈哈哈的話,金侍感到驚訝

怎麼會……什麼時候……
神王殿戒備森嚴,不會有可疑人物隨意闖入
還是有內鬼混入了……
不對,現在要先搞清楚前輩身上的咒術!

「前輩是中了什麼咒?」

金侍緊張又迫切的問

「范統中的是【文字咒】,一種只要人看到施咒者所寫的字就能讓對方中咒,可能有人把咒術混入公文裡,范統看到後就直接中標,這個咒術相當恐怖,先將人的體溫升高,接著上吐下瀉……最後面臨死亡,無法重生……」

「有什麼方法破解前輩身上這個咒術嗎?」

會有的吧…會有方法的吧…
前輩的武器一定有方法能救前輩吧…
我沒辦法,看著他這樣痛苦的離我而去

「當然有!沒有本拂塵解不了的咒術!」

「我也不希望范統就這樣走了!」

「那趕快開始吧!」

金侍急促的說
深怕晚一秒就會發生無可挽回的事
噗哈哈哈突然沉靜下來,屋內呈現一片寂靜
這種安靜的氣氛讓金侍有些緊張,冷汗直流

「可惜……現在不能馬上解除」

「為什麼?」

噗哈哈哈開始說明原因

「剛本拂塵原本和金毛你想的一樣,本拂塵想應該可以直接解開,速戰速決,可是施咒的人留下一手,如果本拂塵直接解開的話,范統的靈魂會直接分解,一樣無法重生」

「那不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前輩逐漸虛弱
等待死亡……」

「不……還有方法能應付……」

「只不過……」

「我需要一名人類,要解決這卑鄙的手法,必須到【隱者之山】,和一名女巫拿【靈魂安定咒】」

「有什麼原因不能讓拂塵大人去拿嗎?」

金侍感到困惑
拿東西應該任何人都能拿,為什麼指定人類拿

「那女人不讓器物進入,所以這是麻煩的地方」

噗哈哈哈有些煩躁的說
臭女巫,要不是因為【靈魂安定咒】已失傳了
要不然本拂塵才不會去那種地方

「讓我去吧!」

金侍目中充滿了熱血堅定

如果這是唯一的辦法,即使危險
我也願意為前輩而去,不顧性命
無法忍受,前輩這樣痛苦的模樣

「金毛的,你確定你要去?」

噗哈哈哈喵一眼金侍
金侍快速點了點頭
噗哈哈哈二話不說,立刻施咒

「金毛的,本拂塵幫你用好傳送咒了,一定要把咒紙拿回來,不然本拂塵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為了前輩!我會的!」

金侍笑了笑,馬上專注在現在的事情
他踏進了傳送咒,一瞬間眼前一片空白
接著轉眼間空白的部份漸漸消失
出現了層層高聳的山崖
原本想直接用傳送陣直接到達女巫那邊
結果在這個空間被限制無法用魔法

「看來沒辦法很輕鬆就拿到了……」

金侍認了命,一步一步慢慢向上走

———————————————————

過了一段時間,金侍終於爬到一個平臺
是一個很古老又龐大的洞穴
金侍輕聲的走進去,洞穴裡只能聽到一些水滴和
蟲子所構成的背景音樂,一點人聲都沒有
正當金侍以為自己走錯方向,要回頭那刻
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之間冒出

「哎呀呀~稀客稀客,找我嗎?
我在洞穴底部最裡面的地方喔~」

「是誰?!」

金侍警戒了一下,提出的問題沒有回應
就好像到底是誰根本不重要
於是他保持著這樣的狀態,慢慢地走進底部
光逐漸無法穿透進來,從光亮變得黑暗

「底部到底還有多遠呢?完全無法預測啊…」

如同掉入無底部的洞般,只是茫然的向前走
不禁讓人暴躁起來,瞬間眼球盯著眼前的光芒
金侍加快腳步的走去,果然有個女人在那
她的身前用著酒紅色布蓋住的長桌,
旁邊佈滿了點火的蠟燭,顯得有些神秘

沒有推測錯誤的話,她應該是……

「我是【隱者之山】的女巫,
好久都沒人找過我了~」

女巫率先開口,並且邪魅的笑著

「何況是一個小鮮肉來拜訪我,
   讓我花費不少時間打扮」

「不過……來這裡肯定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吧?」

女巫從椅子上起身,慢慢走向金侍
金侍吞下口水,有些緊張
女巫突然之間,將手放在金侍的胸膛上
金侍原本想要跳開,這時女巫低聲的說

「這胸膛還滿結實的麻~
我說小帥哥不要隨便輕易的離開我的手喔~」

「為什麼?!」

金侍充滿了疑惑,想要趕快將女巫的手拍掉

「我等等問你問題,你都要誠實回答
一旦你對我說謊……我這隻手就會施放【爆裂咒】」

「你的心臟會被我收藏起來喔~」

用著天真無邪的臉龐,說出令人不禁毛骨悚然的話
真是個奸詐的人,不讓器物進來是怕自己會不利吧
畢竟器物並沒有所謂的肉體,只要輕輕揮一下,
劍氣就足以砍殺人,不過現在還是乖乖聽她的話
畢竟誰也沒辦法保證她說的話有多少真假

「女巫大人,您要問什麼呢?」

金侍決定拿出平常面對外人的標準微笑來應對

「首先……小帥哥是要拿什麼東西?」

「我是想要向您拿【靈魂安定咒】,聽說只有您才能夠寫下的符咒,所以來找您領取」

「原來如此……不過你認為我會輕易的給你嗎?」

「不,我想您應該會開出什麼條件,畢竟是只有
女巫大人您才寫的出來……」

「不管如何,我一定會達到您要的條件」

「即使會丟掉性命也還是要咒術嗎?」

「是的,為了他……我都願意」

噗通……噗通……噗通……
看來他沒說謊,意志很堅定呢……
對方應該是很重要的人吧~

「你沒說謊呢……」

「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不過我很高興」

「我就把咒術給你吧!」

「感謝您了!」

女巫從衣袖裡抽出一張咒紙
金侍將要拿咒紙時,女巫嚴肅的說

「但是……這個符咒並不是沒有副作用……」

「副作用?!」

「被施咒人或施咒者其中之一,會失去最重要的
感情,萬一對方是愛慕你的人,用了咒後,一切都回到原點……」

「又或者你會失去對他的記憶、靈魂也可能被咒術吸取……」

「真的真的……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用它嗎?」

突然間,場面瞬間安靜下來
金侍沉默了,他冷靜思考,並開口回答

「為了他,即使他失去記憶,我依然能讓他愛上我」

「即使我失去記憶,我相信我依然還是愛上他」

「我能為他……獻出我所有的靈魂!」

女巫仔細聆聽金侍的心跳聲,並沒有突然不規律

句句屬實,毫無虛假
到底是誰如此的重要呢?

「命中注定的人啊………」

「我將你送回去吧!」

瞬間場景馬上變成范統的寢室
噗哈哈哈和躺在病床上的范統都在
但是范統的氣色逐漸衰弱
好像隨時就離開一般,脆弱無比

看到這樣的場面金侍急促的說著

「我拿到咒紙了!」

「快給本拂塵!」

噗哈哈哈拿著咒紙,開始為范統解除咒語
范統逐漸的恢復原本的樣子
臉上充滿了血色,不再病懨懨的
體溫也漸漸的下降

「嗯……」

沉重眼皮緩緩地打開

「前輩!」

一張開眼,金侍急忙上去抱住范統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怎麼感覺我離開人世一樣?

「大銀,怎麼啦?」

范統笑笑的摸著金侍的頭

「前輩每次都讓人很擔心……」

「我真的害怕失去前輩……」

「前輩…………」

擁抱的手越來越緊,深怕失去眼前的深愛人
無法想像失去他的那天
不安情緒湧上心頭,此時愛人拍拍他的背
溫柔的說著

「有時的,我都在」

「說好要一起走上去……」

「不是嗎?」

看那自信笑容,不安的感覺煙消雲滅

我在做什麼呢?我應該是可靠的男友才對!
前輩一定比我更不安,萬一連我都不堅定
前輩又該如何是好呢!

「恩,我會和前輩一起走下去的」

金侍牽起范統的手,在手背上親上約定的記號
范統的臉瞬間紅起,感到非常害羞

「可以不要在本拂塵面前親親我我嗎………」

噗哈哈哈在一旁無奈的說

「阿噗怎麼不來這!」

「本拂塵一直都在這!
本拂塵怎麼有這麼笨的主人,竟然不知本拂塵在這
算了!一個月再去接本拂塵
本拂塵要和你這個骯髒的人隔離!」

「阿噗不是這樣……」

噗哈哈哈完全不聽解釋就離去

———————————————————

就這樣范統的病終於治療好
不過更恐怖的事在後頭

「范統,這幾天生病,暉侍閣堆積了不少公文」

「記得要在3天後解決,交給我喔~呵呵!」

啊!珞侍你這個惡魔!
果然生病請假的代價就是這樣
唉……也只能趕快解決了

看到范統垂頭喪氣的樣子,珞侍不免笑了出來

「怎樣啦!看我不工作到死很好哭嗎?」

「不是啦~其實公文我們早就處理好了」

「蛤?」

范統感到相當不解

珞侍你沒騙我吧?

「因為你是被下咒的,
我們調查了許久終於找到犯人」

「那時我就想如果要你處理這些公文也太可憐
我就和其他人分擔完了」

珞侍拍拍范統的肩膀

珞侍……不愧是朋友啊!
我收回你是惡魔那句話,是天使啊!
不過讓你們做我的工作我會很不好意思呢……

「很抱歉……」

「抱歉什麼!錯的人又不是你」

「今天也好好工作吧!
你沒來上班害我都不知道要去逗誰玩呢~」

珞侍笑了笑走回辦公處

後面那句我沒聽錯吧!
果然我只是打發無聊的玩具吧!可惡啊!
不過大家都很擔心我呢…
今天要好好工作呢!

「前輩~」

金侍在遠方的走廊向范統揮手

「我不來了~」

還有跟我最愛的人
一起繼續攜手走下去

———————————————————
這篇是金范日常篇~(*¯︶¯*)
這次的題材是使用《生病》
希望大家能夠喜愛
喜歡的話,記得多留言~(ฅ´ω`ฅ)

公告

因為覺得一直無法上傳也不是辦法
有興趣的話請進下方網址
我的文會在這,希望大家能夠多多觀看
造成大家的不便感到相當抱歉
https://lo123070.blogspot.tw/?m=1

【沉月】思念之心 (金范/微all范)上集

「小銀,其實你根本想改公文」——范統

「的確是呢~前輩,不然…休息一下,讓我好好讓您放鬆」——金侍

「先把公文改完!!!」——珞侍

————————————————

金侍和范統已經交往了一段時間了,不過
不像一般人的進度,他們的進度……超乎常人的快速

坐在國主辦公處的珞侍正在苦惱著

「平常范統沒有心思改公文就算了,至少還有小金頂著,可是現在連小金也淪陷了,東方城的文件呈現堵塞狀態啊!」

珞侍重重拍了桌面,突然起身

「對了,乾脆來開一個會議好了」

珞侍拿起通訊器撥打
準備開始【防治東方城政治停頓會議】

—————————————————

「現在我們要開一件相當重要的會議」

珞侍用著認真的口氣說著

「國主大人,是什麼樣的會議需要有西方城的高層在場呢?」

綾侍眼神瞄過坐在旁邊的修葉蘭和恩格萊爾以及
那爾西

「我們會需要他們的協助的」

珞侍自信的笑著,接著清了清喉嚨接著說

「叫大家來這,相信在座的各位應該都知道范統和金侍交往的事……」

「說到這……范統真是見色忘友,現在連約他吃飯都很困難,以前都能無憂無慮的」

修葉蘭沮喪的說著,每當要約范統吃飯,那討人厭的身影就會出現,瞄了修葉蘭一眼,毫不在意的就帶走范統,並且露出勝利的神情,這讓修葉蘭恨的牙癢癢

「自從范統和那個人交往後,我也不能和他玩,乾脆直接殺掉好了」

恩格萊爾發出了一股黑色磁場,看來十分想要殺掉金侍

「最近我覺得關於他們要負責的公文交的有些慢,這樣也會卡到西方城的公務」

那爾西很直接的說到公務的問題

「沒錯,我現在就是想要在場的各位想個辦法,能讓他們兩個先暫時分開,不然公文會一直一直堆,到最後兩國公務會停擺的」

珞侍說出目的後,大家都露出
【我早就想這樣做】的表情

「那就……這樣……然後……」

一群人就這樣熱烈的討論起來

————————————————

「我說……小銀,我們工作速度是不是有些快」

范統看著桌上那一大疊的公文不禁煩惱起來

「前輩覺得這樣很快嗎?不然我們在慢些,
如何?」

金侍笑著看著范統

可惡!小金你明明知道我要說的是
「公文改的很慢」
在這樣慢下去,就算我和珞侍有交情,
應該也會被趕走吧!
還有小金不要在靠近我了!那個笑容!
我知道你想幹嘛,但是現在要專心!

「小銀……公文真的要慢點改……」

范統用著無奈的眼神看向桌上公文堆
金侍也停下了動作,然後嘆口氣

「好吧~那我們先把公文改完吧!」

「不過……」

「不過……?」

范統歪著頭問著
金侍慢慢的靠近范統,低下頭貼近耳邊

「晚上要好好的慰勞我哦~」

不知是因為語言的內容還是說話的熱氣
使范統整個腦袋溫度大升高,臉整個如同蘋果般紅

「知道……啦!」

看到范統這個害羞的反應
金侍的嘴角不斷上揚著

果然還是前輩最可愛了

「小金,你為什麼一直不看著我啊?」

范統一直感受到熱情的視線,忍不住的問向金侍

「咦?前輩,我真是個不盡責的情人,
竟然沒有一直看著前輩的可愛臉龐,
對不起,我馬上改」

「小銀,明明知道我是那個意思」

「我知道前輩要說什麼啊~」

這樣打情罵俏一段時間後
終於安靜下來認真的改著公文

就這樣時間飛逝,很快的來到傍晚

「啊~終於不改完了~」

范統伸著懶腰,同時在心裡讚嘆自己
回頭看向金侍,夕陽餘暉的光灑落在那認真的神情上,這一幕讓范統的心跳漏了一拍

「好帥……」

范統內心這麼想著,其實不知覺的說了出來
這時金侍站了起來,范統嚇了一跳

「小銀你怎麼突然坐下,改不完了?」

金侍的臉龐逐漸貼近范統

「前輩,你剛說的那句太犯規了,害我不能專心了」

金侍的雙手輕輕碰觸范統逐漸發紅的臉
范統閉上了雙眼,隨金侍處置
正要親熱的時候門外傳來些聲響

「小金,范統在裡面嗎?」

外頭是上司-珞侍的聲音
兩人很快速的分開,門輕輕的推開

「你們都在裡面,為什麼都不應答?」

珞侍提出疑問,雖然心裡知道他們在幹嘛

只是想要看看他們的反應

「哦~不是珞侍啊~我們剛剛很隨便改公文,所以沒聽到你的聲音」

「這樣啊~那范統我有一個外交任務就交給你了,我看你的辦公桌的公文已經完成了,不如就去吧!詳細說明明天早上在找我」

珞侍得意洋洋的說著,因為計畫已經開始了

「那麼國主大人我也……」

「小金,你就留下來處理公文,不然人力資源不足,范統這幾天不在就勞煩啦」

珞侍說完揮手告別,留下安靜房裡的兩人

「這樣就好幾天見了…………」

范統笑了笑抓著頭說著,金侍突然間從後抱住
頭輕輕靠在范統的肩上

「前輩……我會受不了的……」

「很慢就會好的,小銀」

范統輕輕的摸著金侍的頭髮,安撫著他

「反正我們都沒有通訊器,聯絡很麻煩」

「只能聽著聲音,還是想要實體見前輩」

環抱著的手越越來緊,顯示了金侍的不願

何況是要在西方城那邊辦事情,梅花劍衛那傢伙也
不知道會對前輩做什麼,那邊的皇帝也感覺會對
前輩下手,不放心前輩過去啊!

范統慢慢的轉身過去面對著金侍,笑著說

「一定沒事的,相信我,還有阿噗在」

前輩我知道你的武器相當強大,況且絕對不會讓你重生到水池,可是……敵人根本是西方城前輩的朋友們,如果對前輩毛手毛腳,或是誘拐前輩……

看到范統自信的表情,金侍不捨得說擔心

「我一直相信前輩的,前輩要趕快回來」

「不過前輩………」

「嗯?」

金侍的眼神突然充滿著危險的氣息
范統嚥下了口水

「前輩,既然那麼多天不能見面,我要【好好】的疼愛您唷~」

「小銀…不要……嗯……」

夕陽西下,兩人開始了桃色的夜晚

———————————————————

外交任務(實際上是珞侍一群人的計畫)
范統一早就去找珞侍了解狀況,雖然腰部有些疼痛
范統還是覺得要認真點工作,這次的工作是和
修葉蘭一起調查東西方城的遊客喜愛什麼並且和西方城談論最高票喜歡的物品要如何賺錢,范統也只能默默的聽從珞侍的命令,在臨走前遇到了金侍

「小銀,我還沒準備要去東方城了,我們很慢就能見面了」

「前輩放心的去吧!我會處理好這邊的,再見了」

范統拿出符咒,唸出傳送咒時,金侍一個偷襲了
范統柔軟又甜美的唇,邪笑著

「等前輩回來,會有更多的……」

范統原本想說什麼,一轉眼就到了西方城門前
在他眼前的是一直等著他的修葉蘭

「范統,你怎麼了?!臉這麼紅!」

「有事,剛過來比較愜意」

「其實不用那麼趕的,慢慢來沒關係」

「嗯…」

小金這個卑鄙的傢伙,來偷襲這真的是……
范統摸著自己的唇,臉又更紅些
在旁的修葉蘭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大概是被親了,和范統認識那麼久,早就摸透

「不過……這讓我更想執行計畫了」

「你剛沒說什麼,暉侍?」

「沒有啦~范統我們趕緊快去做調查」

「好,我們不走!」

兩人在街上認真的詢問,不知不覺來到中午了

「范統,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這附近有間不錯的餐廳」

「我不想吃,我們趕快不走!」

正要走的時候,突然間被一位金髮的女孩撞到

「不好意思,妳有事嗎?」

啊!!!我到底在說什麼啦!我這張破嘴!這下肯定給人壞印象了!對方明明是個可愛的少女

「對不起……」

少女說完話就急忙的跑走

肯定是壞印象了……
范統相當沮喪,明明他不是想當這種人
修葉蘭拍拍他的肩膀

「走吧范統,沒事的,至少人家沒有打你一巴掌」

「我覺得你在安慰我……」

「說什麼呢~我可是真心擔心你」

「算了我想聽了,去吐飯吧…」

范統自己結束了話題,和修葉蘭兩人走向餐館
殊不知計畫已經悄悄的開始了

—————————待續——————————

這次寫的是金范(〃'▽'〃)
這篇是看了水泉大大的《Dream Lover》所衍生出的產物
不過這次分2集來寫,希望大家能夠笑納(つд⊂)
這邊希望大家能夠多留言喔~(๑•̀ᄇ•́)و ✧
文章會在努力不懈的產(๑•̀ω•́๑)

【沉月】暗戀的夜 (暉范 / 金范 )


「謝謝你,因為你的存在,我才有生存的意義,
我願和你廝守一生」

————————————————

「前輩,今天晚上要和我去吃飯嗎?」

金侍帶著期待的眼神看著范統
認為范統下班後應該沒約了
不巧的是范統已經和修葉蘭約好去吃飯了

「真抱歉小銀,我不要和暉侍去吐飯」

范統搔了搔頭,一邊道歉著

前輩又要和修葉蘭去吃飯啊……
明明知道前輩有可能無法跟我去吃飯
但是心中為何那麼不甘願呢……?

「不會,是我麻煩到前輩了,那我先走,前輩再見!」

「再不見,小銀!」

范統揮了揮手向金侍告別
而金侍露出了招牌笑容來應對范統

————————————————

「你又要和那個假黑毛吃飯啊!」

噗哈哈哈剛剛從睡夢中醒來,一起來就聽到這個消息,使噗哈哈哈有些不高興

范統握著噗哈哈哈的把柄,用心靈溝通

「阿噗,幹嘛那麼生氣,只是和暉侍吃飯而已……」

「有空和那個假黑毛吃飯,不如好好的保養本拂塵珍貴的毛髮,知不知道啊!」

我說阿噗,吃飯是很重要的,是人類的生理需求,
雖然我現在在幻世不吃一餐是不會重生到水池啦!
但是我不喜歡肚子餓的感覺,
而且保養頭髮可以等吃完飯後再用啊!
事情有分緩急的!像保養頭髮就能等等做

「本拂塵的頭髮是很珍貴的,怎麼能等你吃完飯呢!
笨范統!」

「好啦好啦,我先幫你用頭髮,這樣好嗎?」

「這還差不多,趕快!」

范統很無奈的拿起噗哈哈哈,施放符咒,直接到達家中往浴室的方向前去

「終於洗不完了!」

整理完噗哈哈哈的毛髮後,將他安置好,
就前往與暉侍吃飯的地方前進

————————————————

「暉侍啊……為什麼每天那麼少的工作」

「為什麼我交到女友……」

「一定都是被你們這些醜男在一起才會這樣,這樣人家根本會選我……」

「啊~不想吃豬血糕~豬血糕~」

范統正在飯館吃飯,修葉蘭原本只是開玩笑
說「范統要不要試喝超醉的新酒」

沒想到范統一鼓作氣的灌下去,喝不到半瓶
就已經醉到不省人事,開始掏出內心話亂說

「啊~范統,你喝醉怎麼那麼會抱怨?」

「我管你!我喝的不爽就好!」

范統的臉上已經出現些許紅暈,原本想要拿還沒喝完的
那瓶酒,修葉蘭眼明手快的搶走

如果再喝下去,范統可能不知道會做什麼
雖然感覺很有趣啦~不過醒來知道的話就糟糕了
對了,不如趁他現在問一些問題

「范統啊~如果我說喜歡你怎麼辦呢?」

修葉蘭微笑著,但是用著非常認真的眼神

你會怎麼回答我呢……?

「蛤……你在不說什麼……?」

范統晃著頭,整張臉已經被紅色佔領說完話後,
范統人就往桌上倒下

「范統!」

修葉蘭急忙的施放緩慢魔法,讓范統不會直接撞上

「這麼醉,也問不出來了,等下次好了」

「我其實也害怕……你的答案……」

修葉蘭將范統手搭到肩上,兩個人走出飯館

—————————————————

「啊……把這些公文改完了……」

金侍伸個懶腰,收拾身邊的東西準備回家

不知為何,下午聽到前輩的那句
讓我點想要加班加到去水池重生

「就算加班好像也沒辦法忘記那個感覺」

金侍苦笑著,明明那麼的……那麼的喜歡
卻沒辦法鼓起勇氣大聲說「我喜歡你」

很不希望你的笑容,你因反話而困擾的樣子
,你努力工作的樣子……你全部的所有都不想給別人看在心中,你只能是我擁有的

「鈴~鈴~~」

符咒通訊器突然的響起,打斷了思考的漩渦
金侍急忙的從衣服內拿出通訊器

「前輩?!」

金侍揉著自己的雙眼,只怕是因為太過勞累而看錯通訊器上的人名,然而的確是心中朝思暮想的人——范統

「喂,前輩你怎麼打給我了?」

眼看著牆上的時鐘,現在應該是吃完飯在家準備入眠的
時間了,這個時間點為何會打過來?

「啊~是小銀,我好想吃鹹酥鴨~」

「鹹酥鴨是什麼啊?不對,這個語氣…………
前輩你喝酒了?!」

「我在說什麼啊~我有啊~」

「前輩…………」

原來是喝醉了……等等現在前輩人在哪?
該不會在修葉蘭那傢伙的家裡!
還是和修葉蘭坐在飯館裡胡言亂語啊!
不管是哪一個都很危險,先問前輩看看

「前輩,你現在人在哪裡……」

「嗯?在家外……所以小銀不要買鹹酥鵝了?」

幸好前輩在他家,不過鹹酥鴨怎麼變成鹹酥鵝還是其實
根本不是這兩個

「前輩,如果你能告訴我那是什麼,
我會幫你買的……」

「嗯……我想幻世有……不然小銀隨便買東西過去好了
我們一起吐……」

「欸!現在過去前輩家嗎?」

金侍緊握著通訊器,聽著他根本沒想過的事

和前輩在深夜吃宵夜…………
真的假的!竟然可以和前輩在一起,
而且沒人打擾!

「嗯,沒對……一起來吐!」

另端的范統聽起來異常的高興
也許是因為他沉浸在酒精當中

「好,那等等見,前輩」

「嗯,不見」

掛掉通訊器,金侍摸著自己的左胸膛

噗通…噗通…噗通

心跳逐漸的加快,愉悅的感覺飛快的湧上
金侍的嘴角慢慢的上揚,直達到那完美的角度

前輩,等等就能看到你的臉
就能和你在一起,不會有外人,
就只有【我們】

「要趕快去買東西,前輩在等著呢~」

金侍如閃電般的奔向范統家

—————————————————

「叩…叩…」

金侍站在門口前,輕輕的敲了幾下門
接著裡面突然間傳來各種聲音
金侍也顧不得主人來開門

「前輩,沒事吧!」

一開門,見到的是范統醉醺醺的倒在地上
旁邊的擺飾,文件……全都被撞的東倒西歪,金侍連忙的抱起范統,往房間走去,白哲的臉淡淡的染上紅暈,身上的衣物稍微鬆垮,身上傳來迷人的酒香,還有那
可愛的睡顏,使金侍的心跳越來越快

趕快把前輩放在床上吧!

抵達到房間裡,金侍將范統輕放在柔軟的床上,
將要離去房間時,范統突然微弱的出聲

「小銀……」

范統的雙眉緊湊,感到悲傷的感覺
金侍慢慢的走到床邊,將手輕撫他的手

「怎麼了前輩,我在這……」

「為什麼不要那麼傷心……
為什麼要露出那種表情……」

范統的手越握越緊,像是害怕失去什麼

「…………對不起」

「我還是沒辦法坦率的在你的面前說出」

金侍將那有些凌亂的棕色頭髮往上輕撥
在那潔白的額頭烙下甜蜜的印記

「我喜歡你,前輩」

金侍靜靜的走出房間,把剛剛弄亂的地方收拾一下,
接著用符咒轉移到自家中

「就這樣就好,讓我的這份心情藏在心中
讓我默默的在你身邊守護你,」

「我們之間的平衡,也不會崩壞」

望著外面的夜空,輕聲的許下諾言

————————————————

這篇算是寫2人的暗戀我們代理侍大人
的小小故事,因為一直很納悶要寫暉范or金范,
最後友人建議乾脆都寫好了,
我們的范統真受歡迎呢~
希望大家也能夠喜歡這篇(≧∇≦)




【沉月】不能失去 (修范)

「你是個單純的人,在你的面前我不需偽裝,
我就是自在的我,和你在一起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了」

————————————————

一大早,修葉蘭就先行起床,轉頭看向身旁
愛人可愛的睡顏,在他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

「早安,范統」

為了不吵醒身旁的人,修葉蘭用快速且輕巧的方式
下床,梳洗完畢之後,接著走向廚房,
做每日的愛心早餐

這是什麼味道……好香啊!

范統慢慢的張開眼,接著爬起,
轉頭面向香味的來源,是廚房的方向

「今天不知道是什麼呢……?」

范統笑了笑,走向浴室,快速的梳洗完
就迫不期待的往廚房的方向前去

「范統,你醒來了啊~」

「趕快坐下吃飯吧~」

修葉蘭解下了圍裙,幫范統拉了椅子

「暉侍,你昨天煮了蛋餅啊!」

范統驚訝的看向桌面,蛋餅在幻世是沒有的
這是只能在他的世界才能看到的

「是啊!我想說范統你也會想念家鄉味
,所以我就煮了蛋餅了,做法簡單,材料也好取得」

「那我就客氣啦!」

范統大口吃著早餐,一邊說「不美味」
修葉蘭看到覺得相當幸福
為了讓愛人多展現那可愛的笑容,
他什麼也願意去做

兩人吃完後,接著往各自上班的走去
修葉蘭一如往常的改著親愛的弟弟和義弟
所發下的公文,突然間通訊器響起,
他一拿起來看,是珞侍打過來的

「珞侍,怎麼了嗎?」

「暉侍,范統受傷了,很嚴重,我已經先處理了,
不過還是希望你過來看一下」

「好,我知道了,我過去」

通訊立馬的掛斷,修葉蘭不顧桌上那一大疊的公文,他快速的前往神王殿,一路上,他一直擔心著范統傷的情況如何,是發生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修葉蘭的心情越來越浮躁起來

————————————————

「范統在哪裡?」

一抵達神王殿,修葉蘭急忙的問著珞侍

「他現在人在暉侍閣,你過去看看」

珞侍冷靜的說著,其實內心相當慌張
但他不想讓修葉蘭變得更加擔心

「好,謝謝你,珞侍」

「這是應該的」

修葉蘭立馬飛奔到暉侍閣裡面,
看到的是渾身都是血的范統

「范統,你還好嗎!」

這麼驚悚的畫面,令誰看到都會害怕
何況是深愛他的修葉蘭

修葉蘭走近看,發現范統正在熟睡,
他也鬆了一口氣,他幫范統換上一套新的衣服後,
決定去問珞侍當時的情況

「珞侍,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原本范統要往違侍閣拿公文,不料,有一個想要暗殺違侍的殺手,誤傷了范統,最後我們捉拿了這個殺手
…………」

珞侍解釋一下當時的狀況

「沒想到神王殿竟然會有殺手侵入,是我沒有顧好,
對不起了……」

珞侍相當自責,范統受傷時,他就一直思考自己的過失,神王殿保護措施應該更嚴密,不能這麼輕易就讓人進入

「沒事了,我知道你也很擔心范統,那也不是你的錯,你做的很好了」

修葉蘭摸了摸珞侍的頭,溫柔的說著
他也知道自己義弟的個性
當上國主已經壓力很大了,又發生這種事
肯定讓人沮喪,難過

「我再去看看范統……」

暉侍向珞侍道別後,決定去照顧范統

————————————————

「啊……好不痛啊!」

范統此時已經清醒,正在慢慢扶著腰起身

「記得……剛剛……」

我原本是要去違侍閣拿公文,沒想到突然
出現刺客,阿噗又在沉月祭壇,不小心被刺到,
好痛啊!幸好即使拿出閃光咒,延緩一些時間,
不過後來我好像昏倒了,只隱約聽到珞侍的聲音,
我以為我現在在水池裡,應該是珞侍先救起我了,
真的好痛啊!

范統露出相當疼痛的表情,
突然間暉侍閣的大門打開

「不是誰?」

范統問著,萬一又是剛剛的刺客就不好了
現在的他是處於手無寸鐵的狀態,相當不利

「是我」

這個熟悉的聲音……是暉侍!
而范統眼前出現的人剛好符合他所想的人

黑髮男子帶著歉意的表情,上前抱著范統

「對不起……沒保護好你……」

修葉蘭緊抱著范統,范統能感覺到他不安的感覺,即使范統和他都是新生居民,但雙方都不想要看到對方受傷、死亡的樣子

范統摸著修葉蘭的頭,溫柔輕聲的說

「不是你的對,這是個意內,總不能每個意內受傷,
你都要怪在自己身下」

「即使如此,我還是希望我能全方位的保護著你,
你知道,我剛進來你全身都是血我的心跳幾乎停止,
很害怕你再也不醒了」

「暉侍,你還不記得我是新生居民」

「但……我不想看到你冰冷的躺著
我希望是一直說著反話的你,活著的你」

「我現在就在你面後,是活著的我」

他知道自家的愛人只是需要安慰的話
有時候明明像個孩子又像個成熟的大叔
真是的,令人不知所措呢~

「暉侍,你能放緊我了嗎?我有點舒服」

范統苦笑著,因為修葉蘭抱得有些緊,
讓范統的傷口有些裂開,感到疼痛
修葉蘭連忙的放開范統

「抱歉了,不過范統都快中午了,要不要我煮一些東西給你吃呢?」

「正不好我也有些不餓,那就煮吧!」

————————————————

「范統,我做好了愛♡心♡午♡餐呦~
讓我服務受傷的傷患吧~嘴巴開開~」

我說暉侍……你剛剛令人疼愛的樣子去哪了
果然38的樣子才是天性?!
算了我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了
不過嘴巴開開是什麼!我又不是幼稚園小孩
吃飯什麼的我能自己來!

「什麼嘴巴閉閉,你自己來就好!」

「哎唷~傷患不要隨便移動~身為愛人,
讓我幫你服務麻~~」

修葉蘭露出可憐的模樣,范統不禁心糾結一下

「……」

范統默默的點頭,修葉蘭高興的拿起筷子
他快速的夾了一口菜,范統臉紅的吃下了

就這一次,要不是你用那可憐處處的樣貌
我才不會輕易答應

「真乖~不愧是我家的范統~」

為什麼我覺得不管帶入范統還是飯桶都很奇怪,
暉侍你不能用其他的形容詞嗎?

「范統,這是我用比平常更多的愛意做出來的便當,
有沒有特別好吃啊?」

所以平常的愛意是多少啊!
這樣我根本不知道標準啊!
其實有沒有比平常更好吃些……是有一些些
不過用愛意來讓便當更好吃,這無法讓便當更好吃吧?不過看你這期待的眼神,我回答一個不讓你心碎的答案好了

「是比平常難吃一些啦……」

「范統,果然你最愛我了~」

修葉蘭準備要飛撲過來,立馬被范統阻止

「吵活了,再吵我就叫你進來!」

「這是我愛的表現~不要醬子~范統~♡」

「開嘴!」

一切都如往常般的吵鬧
珞侍默默站在門後說著

「看來我是白擔心了,真是的!要放閃回家放吧!」

————————————————

希望這次的文,大家也能夠喜歡(•ω•)
如果有什麼意見或想法的話不妨留個言吧!
文筆爛請見諒,會努力學習的( • ̀ω•́  )

【沉月】(暉范 ) 溫馨晚餐

一如往常的,暉侍閣依然有人在低頭在看
公文,辛苦的代理侍還在努力奮鬥中

「范統,這是音侍閣堆的公文,就交給你啦!
你不會拒絕吧?」

珞侍拿這如同百科全書厚重的公文放到范統面前,
並且露出非常想揍他一拳的笑容

天啊!珞侍,不要濫用公權力啊!
不要以為你是國主大人就可以壓榨員工哦!
不過音侍閣的公文現在不處理一些的話,
到時候苦的也是我啊!!!

「不,我不願意」

范統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珞侍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知道我們的代理侍大人可以交付的,
放心這些音侍閣的公文,我會另外給你加班費的」

國主大人我收回前言,是天使啊!
有加班費一切都好談啊!

珞侍放下公文後,向范統道別後,范統就
認真的埋入公文中

——————————————————————

時間來到傍晚,范統桌上的公文只剩下一些
珞侍看著那些公文,對范統說

「范統,剩下的公文明天再處理好了,
反正剩下那些而已」

珞侍!你真是好人啊!體諒員工的老闆一定大有成就,你一定是最棒的國主大人!
不過只剩這些我想把它處理完欸!
我不想明天還要在加這些

「珞侍,我不想處理這些公文,我想離開」

「哦!我們的代理侍大人這麼有責任心啊!
好哦,我也不阻止你,畢竟工作趕快完成也是好事」

我在你的眼裡到底是有多懶啊!
我也不想沒做什麼事,就領錢齁!

珞侍說完後就離開,暉侍閣留下范統一人

突然符咒通訊器響了起來,范統看了一下
原來是暉侍啊!應該是找我吃飯的,
要跟他說晚點去吃了

「喂,我不是范統」

「范統,你下班了嗎?去吃飯吧?」

「我下班了,我們可能要早點吐飯,
我沒有還在看綾侍閣的公文」

「這樣啊……沒關係那我去找你好了,等你批完音侍閣的公文,就去吃飯」

「不!」

范統關起符咒通訊器,過沒多久暉侍就來了

「嚇活我了!你也太慢過去了吧!」

范統一轉身就看到暉侍,不被嚇到才怪

「抱歉,因為太想你了」

暉侍摸了摸范統那柔軟的頭髮,接著抱著范統,
語氣帶著歉意說

暉侍你也太會了吧!這樣會讓我很害羞欸!

范統聽完後,臉漸漸的泛紅起來
暉侍看到自己心愛的人這樣,嘴角不禁上揚

「我……不要看公文了,你慢點坐下」

「好,我等你,你慢慢來」

暉侍笑了笑,他知道對方其實在害羞
只是因為面子問題,沒有說出來

過了一段時間,范統終於看完所有的公文

終於啊!!!這樣明天就不會多這幾份了
對了,要準備去吃飯了,讓暉侍等太久也
不好

「暉侍,我們……」

范統準備叫暉侍一起去吃飯,看到等他等到睡在椅子上的暉侍

他也蠻累的吧!最近聽說那爾西要讓他做
一個交流方案,真是辛苦他了,
即使如此,他也還是秉持要跟我一起吃飯

這個笨蛋,明明可以自己先吃

范統走了過去,把身上的外袍脫下,
披在暉侍身上

「辛苦你了,很喜歡這樣的你」

「喜歡一直體諒、關心我的你」

范統深情的看著他,並且高興自己說的話
沒有被詛咒弄反,他決定出去買晚餐回來,范統拿起筆紙寫下自己出去的事,不要讓
暉侍一起來看到沒有人在那邊擔心

————————————————————

暉侍醒來了,覺得肩膀有些沉重,轉頭一看
發現是自己愛人的可愛睡顏,他輕輕的移動深怕吵醒范統,接著看到桌上的飯菜,旁邊有張紙條,他拿起來看

「我看到你在睡覺,我就沒有吵醒你了
我出去買了一些菜回來吃,你醒來我們就能一起吃了,就不必跑出去了,
希望你別介意」

「能和你吃飯就足夠了……」

暉侍轉頭看著睡著的范統,覺得怎麼會有
這麼貼心的人,摸著他的臉,接在在額頭上
輕輕的吻了一下

「謝謝呢~這麼體諒我」

吻完之後,范統醒來,一張眼就看到暉侍

暉侍你靠這麼近做什麼?!!

不過你終於醒來了,我們趕快吃飯吧!
范統立刻起來,對著暉侍笑著

「你終於睡覺了!我們來吐飯吧!
我肚子很不餓了」

「好,吃飯吧!」

暉侍也笑了笑,兩人愉快的吃著晚飯

——————————————————————
第一次寫沉月同人文
啊~看著很多大大寫的同人文我也腦洞大開
不過總覺得人物性格不是很突出啊!
我的H4沒有很38啊!
這篇非常清水啊!
文筆爛請見諒( TДT)
希望各位能夠喜愛(。・ω・。)